热点:

    专访群联电子潘健成:存储行业热度将持续

      [  中关村在线 原创  ]   作者:王晔   |  责编:王晔

        潘健成在专访初期这样介绍群联电子:“群联这个公司成立了17年,我们革命性代表作是2001年我们推出全球第一颗优盘,用所谓的单芯片的方案去生产的。那时全球的优盘50%以上的供货是我们在供货的,我们自己开发了一颗单芯片。从优盘开始,我们后面就有所谓的SD卡,T卡,Micro  SD卡,到后来的eMMC,到现在大家所知道的固态,SATA PC等等的应用。我们群联全球有1400位员工,有1000位工程师。我们公司第一不做品牌,第二不做工厂,但是我们做所谓的设计,IP还有集成。因为我们本身不做品牌,所以国内其实很多消费者并不认识我们。但是在整个行业里,我们是扣除闪存原厂之外,我们是最大规模的技术和产品集成的供货者。基本上各位你们对闪存的应用,假设我们没有闪存,我们的生活会回到三十年前很枯燥的生活,没有手机,没有新的记录卡,不会有服务器可以很快的使用。 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可以把闪存这个应用很快的把它集成起来,让消费者可以感受到方便性。”

    专访群联电子潘健成:存储行业热度将持续

    2017年内存渗透到所有行业

        潘健成:“2017年基本是一个变化性大的时候,主要是因为闪存渗透到所有的系统应用,原厂也很积极在开发这个产品,我们今年看到,闪存从去年的第二季开始缺货,一路到今天,价格飙涨,迫使消费者把使用量在往下降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具体做了几件事情,我们把货源稳定,对于客户,我们开发出更多新的主控产品,让消费者可以在合理的价格可以得到更好的,更稳定的产品线,让他们在使用上不会有担心质量会掉,或者会产生黑机,死机的事情发生。”

        闪存行业在2007年以前,基本应用在优盘、记忆卡等外围行业。但现在闪存80%多接近到90%已经植入和集成到系统中,如手机、笔记本电脑、服务器、汽车等主流行业。所以闪存对于所谓技术的要求门槛越来越高。群联具体在所谓的固态硬盘和eMMC,投入了大量人员和资金成本;目前是原厂之外最大的技术提供者;目前“内存”已经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        潘健成谈到行业竞争对手,这样说到:“原厂基本上要用自己主控芯片最大的目的,其实不在于他要卖主控芯片,他要用主控芯片来使用在他自己的flash,卖闪存来用的,主要是开发给自己使用。群联跟他们不太一样,坦白说做生意有自己的门当户对。很大的客户就要到原厂,可是往往整个市场上不是都有很大的客户,有二线、三线、四线、五线的,原厂不一定有兴趣服务这些人,规模不大。群联的角色,我们提供我们的芯片给原厂,原厂虽然做主控芯片,我们也做主控芯片提供给他们。我跟他在内部的研发是竞争的。同时我也用我的主控芯片跟原厂买他的闪存,来服务一点五线、二线、三线的客户,把整个产业需求原厂照顾不到的我来照顾。原厂用我的主控芯片去做给所有门当户对的客户,所以我们是在互相合作的情况下互谋其利。”

    专访群联电子潘健成:存储行业热度将持续

    货源的紧缩造成价格飙涨

        2017年存储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疯涨,聊到这个话题潘总这么描述着:“2017年我觉得最痛苦的不外乎就是因为货源的紧缩,造成价格飙涨,我还记得2016年的第二季整个DIY和PC市场已经走到256G,当时是一个主流。但是今年因为价格飙涨回到128G。其实回到128G对于使用者真的是不够用的,因为你的作为系统就占到了一半以上了。所以整个市场因为价格飙涨容量减少,其实对消费者产生了不方便。所以一部分消费者会用硬盘。DIY、PC本来已经准备走到256G给消费者方便,因为通常用了固态硬盘再回去用硬盘,舒适感完全不见了,太慢了,但是要付出两三倍的价格取得容量是痛苦的。2017年我们扮演的几个角色,我们尽可能的跟我们的闪存供货者,有一个稳定的客户。让我们的客户,我们的客户有行业的,有品牌的客户,他们可以持续稳定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。但是也就因为在所谓的紧缩、价格飙涨的情况下,就跑出了一些业者为了能够取得低成本的货源,就走到黑芯的事件去,对产业的影响非常大,让消费者对产品没有了信心,这是很不健康的。”

        主控供货商是为了便宜行事,因为今年闪存飙涨太快了,造成价格上直线飙升,很多模组公司就用了次等品,第二等、第三等品来做固态,目的就是为了便宜。可是你用了所谓的次等品,我可以告诉所有消费者,你的退货率是百分之百,我保证百分之百。因为我们太了解了,原厂做的固态卖出去都有不良品回来,有一定的比例,连他们最好的都有这个比例,更何况你用次等品,那绝对是百分之百,而且时间不会太长。

        潘健成愤然的说到:“问题来了,百分之百不良品回来之后,模组公司本来就便宜行事,根本不会做任何的修复,不外乎重新做低格,深圳回来卖上海,上海回来卖北京,北京回来卖蒙古,再不行卖印度。为了能够快速流转,所以就要求主控公司把后门做的几个,可以很快速的把通信做低格,我想这是便宜行事,这也是不健康的。”

    2018年NVMe将逐渐走向主流

        “在PC  VIY这个市场主导者就是英特尔,英特尔态度就是要推NVMe,NVMe接口确实速度快很多。我认为整个NVMe对SATA的交换期应该落在2019年,我个人觉得是2019年。为什么呢?目前NVMe跟SATA把它集成起来成本还是差个十块二十块美元,这个对消费者是个负担。如果把NVMe跟SATA差距压到两三美元,消费者就不会考虑SATA而直接换到NVMe,在最短时间内可以取得三倍以上速度的增加。”

        NVMe其实不止在所谓的PC行业中发生,手机一旦走上5G的时代,NVMe就成为了一个选项,自动驾驶的汽车就是一台运算力很强的电脑,它需要比我们消费者使用的电脑的存储更大,要求的速度要更快,NVMe会在自驾车2020年之后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。

        从产业预估来看,每两年对于内存产品的迭代和更换就有机会成长。

        “预估明年闪存需求是今年成长快五成,可是因为我们注意到闪存90%是集成到产品,产品的生产通常都落在6月份到11月份,所以最紧张的时候是6月到11月份,反过头1月份-4月份是工厂休息的时候。这时候的供给就会供过于求,到了6-11月份就会很紧张。我认为未来三年都会走这样的模式。”

        整年度需求供给是接近平衡的,就好像说,雨季下太多雨,要把雨水存起来,旱天拿出来用。我们也看到原厂都积极的在盖新厂,所以对于供给这块我并不太担心,从整年的角度。但是如果从季节上就很担心,打比方明年第三季度就很紧张,具体来看,全球这几家主要的手机公司,都在这周生产。我就看到国内的品牌标配128G,128G需要多少的颗粒,所以集中在5月-11月,那时候会比较痛苦一些。

    2018年群联的计划和动作

        谈到2018年的最新规划,潘健成:“在我们这个产业,我们特别看到,要新进来,再重新做主控,再做集成的机会真的不大,因为成本太高。我们也看到一些,所谓的经营上不健康手段的,黑芯的,淘汰的机会蛮大的。我们认为2018年应该还会再有一波淘汰,体制不好的等等的就会消失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要扮演好我们的角色,把产品加深加广,把客户服务好。当有淘汰出局的时候,我们要很快的来弥补市场的真空。从这点来看,我估计明年我们台湾加大陆,我们在合肥有一个研发单位,我们估计要再增加两三百位工程师,本科和硕我们要培养,为了以后做服务用。我们具体放了几个方向,一个是EMC手机,再给汽车,明年我希望可以达到4亿-4.5亿颗具体的出货量,满足客户的需求。对于NVMe和SSD  SATA,我希望看到的是,目前看到有机会可以达到4000万颗的出货,全球市占率就将近两成。用这样的出货,我们把成本可以压的更低,给国内的客户消费者可以用到好产品,合理的价位。”

    本文属于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来源:专访群联电子潘健成:存储行业热度将持续http://diy.zol.com.cn/678/6781020.html

    diy.zol.com.cn true http://diy.zol.com.cn/678/6781020.html report 5870 潘健成在专访初期这样介绍群联电子:“群联这个公司成立了17年,我们革命性代表作是2001年我们推出全球第一颗优盘,用所谓的单芯片的方案去生产的。那时全球的优盘50%以上的供货是我们在供货的,我们自己开发了一颗单芯片。从优盘开始,我们后面就有所谓的SD卡,T卡,Mi...
    • 猜你喜欢
    • 最新
    • 相关
    推荐经销商
    投诉欺诈商家: 400-688-1999
    • 北京
    • 上海
    • DIY组装电脑
    • 新品上市
    推荐问答
    提问
    0

    下载ZOL APP
    秒看最新热品